国际学校网
咨询热线:
您现在的位置:国际学校 > 国际班 > 国际班问答 > 洋高考:留学生涯的爱情 我能陪你走过人生几季?

洋高考:留学生涯的爱情 我能陪你走过人生几季?

INTERNATIONAL SCHOOL INFORMATION
国际学校网    http://www.ctiku.com    2015年12月13日

    今天给洋高考的的广大考生们讲一个留学爱情故事。

当飞机盘旋而下,小葵透过窗户看着下面一排排的房屋,低矮而整齐,点缀其间的树木很高却不见树叶。原来多伦多是这个样子,小葵暗想。额头贴着窗户,小葵想要看得更仔细一些。耳边传来空姐悦耳、礼貌却不带温度的声音:"飞机即将降落,请寄好安全带。

小葵随着人流往前走,过海关时,回答了几个简单的问题,海关人员说了一句欢迎。小葵依旧随着人流去取行李。小葵推着行李车,看到前边有很多人举着写有名字的牌子。小葵仔细辨认,其中并没有一块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:向小葵。

小葵看着周围的人群,小葵以前就发现机场、车站、码头这些离别之地仿佛是情感的放大镜,那些离别之痛,那些相聚之欢在这里变得那样的肆无忌惮。一个身影掠过小葵,越过旁边的两辆行李车,飞扑进另一个人的怀里。灯光照在小姑娘平淡无奇的脸上,却是异常的动人。

小葵低着头,绕过这一对情侣,有人拍了拍她的肩,小葵侧头,看到了那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。麦子接过小葵的背包,背在自己的肩头,说道:"累吗?路上有点堵,晚了。"

小葵盯着麦子看,这么熟悉的声音,每天都能听到,有时一天可以拿着话筒说几个小时。吃饭、睡觉、走路都能听到他的声音。可是他的脸却是这样的陌生,明明这眉眼,这笑容是曾经见过的。

小葵随着麦子走向停在路边的一辆Van,车身上仿佛花瓜似贴满了"某某公司移民服务""某某公司接机服务"的字样。

车辆行驶在多伦多冬日的街道,地面上有一层薄薄的冰。街道两边的树木伸展着光秃秃的枝桠,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理所当然,仿佛多伦多的树木本就该这样张牙舞爪。一只秋天只顾贪玩的小松鼠在树枝间穿来穿去,或许在自立地觅食,或许在串门子借口粮。刚进12月份,小店的橱窗上就布置满了各种节日的装饰,圣诞快乐,新年快乐,在多伦多圣诞节和新年的概念是那样的模糊。

车辆停在一栋半旧的独立屋前面,小葵刚下车,忽然一只黑猫不知从哪里蹿到了车辆的前盖。小葵失声尖叫,黑猫受了惊吓一般钻进了地下室的窗户。麦子对小葵说:"到了,我现在就住在这里。我就想等你来了之后再一起去租公寓住。你没来,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,就先住在这里了。"

麦子拎着小葵的行李箱上楼,小葵跟在后面帮着他托着行李箱。麦子说:"我这里的房租就交到这个月月底,明天就去找个经纪看看Finch地铁站附近的公寓。那边的房子都比较高档,你来了,怎么都不能让你住这样的小破屋啊。"

小葵的时差一直都没倒过来。在语言学校上课的时候仿佛游魂,耳旁总是有那只猫的叫声。小葵纳闷,这天寒地冻的,房东的猫为什么就叫得这么欢。麦子说这猫是房东的宝贝,也有房客抱怨过好几回,但谁让小黑猫和黑猫警长沾亲带故,抓起耗子来那是业绩彪炳。面对鼠患肆虐和小猫叫春,房客们选择了后者。

小葵一边在GOOGLE上搜索一边对正在旁边打游戏的麦子说:"你能劝劝房东给小猫做手术吗?"

麦子没抬头,说道:"这样太残忍吧。"

小葵把脸埋在枕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:"那小猫总叫唤,对我就不残忍了吗?"

麦子不停地点着鼠标,战情正酣,轻声说:"这新房子不是已经看好了嘛。等到月底,那边的人搬走了,我们就能搬进去了。公寓套间不用和人挤卫生间,又安静,多好。你再熬几天啊。"

小葵对着窗户吼了一声,那只小猫仿佛回应一般叫了一声。小猫觉得它终于不再曲高和寡。但小葵觉得小猫的叫声充满了挑衅。气得她用被子裹住脑袋,两条腿在外面蹬啊蹬。

新年的时候,小葵搬进了地铁站附近的公寓。公寓的墙壁是清新的苹果绿,这是当初小葵看了好多处房子后最吸引她的一点。一室一厅,21层的楼高,落地窗,光线明亮,唯一缺的就是家具。

宜家永远都是留学生的首选。小葵自认为不是很懂得色彩的搭配。小葵总喜欢姹紫嫣红的颜色冲击,她向来不避讳,她认为她奶奶家大红大绿的被面最好看。麦子和小葵去宜家选家具。小葵拿了一个目录记下想要的家具的序列号。小葵拿起一盏灯,麦子摇头。小葵扯过一块窗帘,麦子瘪嘴。小葵指着一个样板间的布置,麦子点点头。

小葵的家成了宜家的另一个样板间。好友去她家玩,一进门先惊叹:"葵花子儿,你家布置地不错啊。没想到你还有这水准。瞧瞧这颜色过渡地多好。你转性了,不喜欢大红大绿了?"好友转了一圈儿说:"哎,我咋瞧得这么眼熟呢。你照着宜家的样板间弄的?"

小葵把一个甜筒塞进好友的手里,嘴里嘟囔着:"这样省心啊。"融化的冰淇淋流到小葵的手上,小葵很自然地吸吮着手指,还在睡裤上蹭了蹭手背。

好友把小葵甜筒上的榛子粒放进自己的嘴里,小葵拿一根手指捅她的后腰。俩人在沙发上闹成一团。电视上在放《蜗居》。

麦子在厨房洗洗切切,做他拿手的咖喱蟹。

好友冲厨房里的麦子喊:"麦子,你真是二十四孝好男友啊。哪天小葵把你蹬了,你跟我走吧。"

麦子提着锅铲,从门框探出头来,说:"小葵,你看你姐们儿这是明目张胆地挖墙角。别再把我当根草,我可是块宝。"

走进第五个季节

新家离学校近,一趟公交车就能到。但麦子提议应该买辆车,这样周末出去玩玩走走很方便。小葵没什么想法,她比较宅,上网看日剧、美剧、港剧、内地剧是她最大的爱好。她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家看电视剧和在网上八卦、网购和国内的朋友网聊。出国一直不是她的意愿。父母说亲戚朋友的孩子都出国上学了,小葵也该出去,否则在亲戚朋友面前丢份儿。小葵顺了父母的意思,小葵从小到大都一直在顺父母的意思。小葵在北京的新东方上TOEFL/">托福课,3个月的住宿课程后,小葵认识了麦子,迫不及待地趟进爱情的河流,想要一试深浅。小葵和麦子的托福成绩都不理想。小葵和麦子还是通过中介前后脚出了国,在约克念语言课程。小葵不知是电视剧看多了开窍了,还是长大了忽然能体会父母的良苦用心,开始好好地念书。

麦子说买车,要买德国车,因为他抵制日货。小葵问父母要了买车的钱,放在麦子的面前。麦子说他不能让小葵出全部的车款,不过他钱不够,先垫个几千块,就算他俩共有这辆车,等他有钱了再把剩余的钱给小葵。小葵不计较。

下课后,小葵回家,放下包,开电脑,进厨房,开冰箱,拿可乐,动作一气呵成。沙发上,麦子在玩PLAY STATION,电视机巨大的屏幕上,小葵永远都记不住名字的两个人在互殴。小葵问麦子:"你今天不上班?"麦子答:"我把那份工辞了。才几个钱儿啊,哪有你重要啊,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陪你啊,小宝贝。"麦子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视机,余光都没有瞟向小葵。小葵站了一会儿,冻可乐凝聚的水滴啪的一声滴在小葵的脚面,有点冷。

月末交房租,麦子和小葵说他的汇款要到月中才能到。小葵说没事儿。这个月她交,下个月麦子交。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算不了那么清楚。

大学第三年,小葵的父母来多伦多探亲。父母这一次来就是想在多伦多给小葵买一套房子。小葵说她还没想好毕业后要不要留在这里。父母说现在买房上算,就当是投资了,等小葵回国再卖掉。

麦子第一次见小葵的父母,以前逢年过节在电话里问过好。麦子嘴甜,经常哄得小葵的妈妈乐得直不起腰。小葵的父亲爱喝两杯,麦子一个劲儿地劝酒,自己眼前的酒杯未见浅。

小葵的父母上飞机前对小葵说了两番话。小葵的妈妈说:"小葵,麦子这孩子不错,心细,会疼和人,不像你爸,酱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。"小葵的爸爸说:"小葵,麦子这人你欠考虑了,酒品如人品。你俩不合适。你再想想。"

小葵的父母上飞机后,麦子问小葵:"小葵,房产证写的是你的名字还是你爸妈的名字?"

小葵答:"我爸妈的名字。"

麦子没说话。

小葵买的公寓楼和现在的住处只隔了一个街区。上任住家还需一个月才能搬家。小葵坐在地板上,在宜家的目录册上拿荧光笔圈圈点点。

麦子问:"这是自己的家。买宜家的家具是不是太随便了。找个装修公司好好装修一下。"

小葵想了想,麦子说的很有道理。

麦子开始张罗着房子装修的事儿。小葵整天挂在淘宝网上,墙贴、抱枕、小摆设。包裹寄到的时候,楼下保安给小葵打电话。小葵看到秀气的小保安脸上的惊诧。

房子装修好了,墙纸的颜色很温馨,书房的地毯很柔软,卧室的窗帘很精致,客厅的落地窗很敞亮。麦子一直都比她有品味,小葵想。小葵光脚走在地毯上,一点声音都没有,脚心痒痒的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晒在她的脸上,小葵贴着玻璃看外面的风景,她恐高,她不敢站在阳台上往下看。多伦多的冬天还是那样明目张胆的冷,远处的树木骨节分明。可能是多伦多的冬天太漫长了,树木只有一片叶子都不剩的时候才这么洒脱,夏季绿意浓郁时反而显得内敛秀气。

寒假,小葵订了机票回家。小葵收拾行李,问麦子:"第一次见你的父母,要买点什么礼物?给你妈妈买个包包吧。"

麦子说:"不用不用,我妈对名牌包没概念。"

小葵说:"那我一会儿打电话问问阿姨喜欢什么颜色的包。"

麦子说:"你洗澡去吧。剩下的我来收拾。"

小葵刚淋湿头发,记起来新买的洗发水在包里忘了拿进来。小葵交流一声麦子,麦子没应,小葵踮着脚尖去拿洗发水。小葵走到客厅,听见麦子在厨房里打电话。麦子刻意压低的声音让小葵停了下来。小葵听见麦子说:"妈,一会儿小葵若是打电话问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包。你就说你没什么想法,不过前一阵看见同事背的那个LV包好像很耐用。妈,记住了吗?"

头发上的水珠滴在地毯上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头发上的水珠滴在小葵的脚背上,很冷,小葵哆嗦了一下,踮着脚尖进了浴室。

小葵毕业后又等了一年,麦子也毕业了。小葵委托经纪等他们回国后把房子租出去。回国前和同学吃散伙儿饭,饭桌上觥筹交错,三杯两盏下肚,大家祝完他俩一路顺风,就开始祝他俩早生贵子。颠三倒四的祝福,小葵照单全收,小葵开始展现她千杯不醉的酒量。

小葵和麦子回去后一个月。好友接到小葵的电话。

电话里小葵说:"我和麦子分了。他说我和他性格不合。你说我和他在一起5年怎么就性格不合了呢?"

好友问她:"那你问他当初你俩为何在一起这么久?"

小葵说:"我问了。他说生活所迫。你中文向来比我好,你说"生活所迫"这四个字什么意思?你说他是不是有苦衷?他得绝症了?"

电话这头一片沉默。

半年后,小葵独自回到了多伦多。她独自在厨房里做咖喱蟹。咖喱的味道很呛。小葵做不出麦子做的味道。因为她总是忘记买椰奶。

看完以后alevel考生们是否有所感触呢?

来源:国际学校网 本页网址:http://www.ctiku.com/ban/wenda/190512.html

声明:我方为第三方信息服务平台提供者,本文来自于网络,登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若我方内容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,应该及时反馈,我方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:
咨询电话:400-600-2935 官方微信
  • 邮箱:jiangyue2012@qq.com
  • 网址:www.ctiku.com
  • 合作:QQ 2355312410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
育龙国际学校网 2010-2018 沪ICP备13002341号-19